● 芜湖市首届汽车技能竞赛选拔赛拉开帷幕
培训服务 Training servic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培训服务 > 企业定制培训

当代职业教育|李名梁:关于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研究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8-12-21

      当前我国劳动力数量不足、质量不高,在经济转型中制约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其中最大的问题是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不足和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教育需求之间的矛盾。研究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本质上就是要探讨劳动力市场对经济社会所涉及的以上问题的适应和改革,核心任务是从职业教育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及需求出发,促进职业教育内涵发展,推进职业教育结构调整,实现资源要素配置的合理化,扩大职业教育的有效供给,满足经济转型发展在规模、结构和质量等方面提出的需求,实现职业教育的可持续发展。为顺应教育改革创新的趋势,我国众多学者对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进行了较为深入的研究。



      根据各期刊设置的主题,在中国知网数据库以“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为主题进行搜索发现,我国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的研究主要开始于2015年年底,2016年相关论文数量达到176篇,到2017年数量接近170篇。通过对近年来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研究的文献发现:

(1)职业教育研究从二十世纪开始到现在已历经近百年发展,我国职业教育的发展已初具规模和成效,但关于职业教育供给与需求的研究直到近两年来才展开。

(2)关于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的学术论文基本集聚在近两年,这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现状密不可分,更与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直接关联。我国经济发展已步入新常态,经济结构处于持续调整中,职业教育必须不断适应经济的转型升级从而进行结构性调整。

(3)到目前为止,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研究的深度和广度还远远不足,其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职业教育学界研究的热点;但不难发现,相关论文同质化研究比较严重,亟待更多学者从不同学科、多视角多层次开展多元化研究。


      随着我国经济新常态的深化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的理论和实践均逐渐进入更深层次。基于文献研究,本文提出以下几个方面的研究展望。


(一)着眼于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的实践性

       职业教育是伴随着社会生产力大幅提升而来的对教育的应用性和实践性的要求。职业教育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石,是其核心竞争力提升的源泉。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的基础就是切实落实职业教育的实践性。


      首先,要注重提升职业教育工作者的实践性。职业教育工作者是职业教育供给侧的第一位影响因素,教育教学的质量和内容直接影响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的质量。职业教育不同于普通高等教育,除了文化通识教育和德育之外,职业教育更加注重技术技能人才的培养。提升职业教育工作者的实践性可从两方面入手:

      其一,在教学内容上,要与普通高等教育区分开,重实践轻理论,设置能切实提高学生职业素养和技术技能的课程;在教学方式上,要对简单的面授课进行改革和创新,设计能照顾到每一位学生学习能力和水平的教学方式;在对学生考评上,设计多种绩效考评方式,切实提高学生的实践能力、创新能力,旨在培养更多具有工匠精神的从业者。

      其二,参考国际职业教育水平,引进“双师制”,发展适合中国职业教育现状的“双师教育”。双师教育的本质是进一步增加对学生专业实践的教育。当前,“双师”教育的作用并未得到有效发挥,第二专业导师的存在有名无实,或很多第二专业导师仅是对学生给予简单的职业前景介绍,并未给学生提供实际的专业社会实践教育。由此看来,关于双师制的落实问题有待深入研究。


      其次,要不断提高职业院校的实践性。职业院校承担着为经济社会供给技术技能人才的根本重任,同时要为职业教育人才匹配良好的就业前景。就其实践性来说,应努力从两个方面着手:

      第一,在专业设置上,要根据经济社会需求的实际科学设置与产业结构对接的专业,特别是在引入新兴专业的时候要更加注重其实践性。目前很多职业院校对新兴专业教育的认识仍处于迷茫期,依然用传统的专业教育方式对待新兴专业,对于传统专业改良和新兴专业深化落实的研究有待进一步深化。

      第二,在人才输出上,职业院校原本和大型生产制造企业有着重要联系和人才匹配关系,但随着我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很多生产制造企业面临转型或停产,在人才输入端已发生改变的情况下,职业教育院校不能故步自封,应紧密结合经济社会需求,为职业教育人才提供多种切实可行的就业路径。显然,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的研究还应进一步重视对职业教育人才就业与创业的探讨。


(二)加强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的科学性

      职业教育供给侧的改革必须走科学化路线。首先,供给侧改革是相对于需求侧而言的,在经济新常态下,职业教育需求的多样性、层次性和创新性是供给侧改革的参考。科学化进行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要立足于职业教育的需求,通过合理的规划来进一步满足需求的发展。当前职业教育供给侧的研究更多的是偏重于分析供给与需求如何失衡,职业教育的结构性矛盾如何显著,却忽略了对满足职业教育需求的供给端实施措施的研究。


      其次,避免盲目增加职业教育的供给资源。在职业院校的供给上,根据《中国教育百科全书》,职业教育机构包括职业技术专科院校、高级技工院校、职业技术师范学院、短期职工大学、职工大学、普通高等院校举办的函授大学、夜大学等,我国在这些院校上投入的数量并非不足,而是质量欠佳。科学化进行职业教育供给要深入研究如何改善这些大学的办学质量,如何利用现有资源将职业教育的供给实现可持续。同时,在职业教育师资力量的供给上,应深入研究如何引进高技术高教育水平的职业教育教师远比研究增加职业教育教师数量更有科学性。


(三)重视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的区域性

      区域经济一体化是国际社会发展的现实,也是我国社会目前发展整体经济的一大举措。区域经济一体化要实现生产要素、产品、市场与经济政策的协同发展,同时应根据区域资源禀赋形成区域经济发展的特色,这对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提出特殊要求。我国职业教育区域化特征远在清末就已形成,其中不乏优秀的教育经验,比如沿海城市的海洋、船舶、运输职业教育突出,重工业基地的化工、冶金、制造教育显著。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城市的转型,我国众多区域职业院校虽存在但难以跟上市场和城市发展,且区域经济联合发展也对区域职业教育提出新的要求。目前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研究虽有涉及区域职业教育,但远没有深入区域发展特色。


      首先,需要进一步探讨根据区域发展特色增设区域性职业教育的可行性和科学性,根据区域经济发展的需求设置其重点专业和院校等;其次,面临新的区域经济崛起和旧的区域经济联合转型,比如京津冀一体化、西北联合发展等,需要进一步研究这些区域职业院校的设置问题,主要包括职业院校的经费、人才就业以及招生等,通过研究进一步分析职业院校与区域经济协调发展问题。


(四)深化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的信息化与国际化

      当前我国经济已逐渐步入第四次科技革命,科学技术的不断更新导致知识获取的途径更加多样化,信息获取的方式更加便捷化和迅速化,这一系列的改变深刻影响着职业教育供给侧。


      其一,目前学界均在强调将信息化引入教育教学,但在如何正确引入信息化、引入信息化教学后如何使职业教育更加高效化、引入信息化职业教育有何弊端等问题上研究不足。例如,高速传播的知识和信息极大地改变了学生的学习方式,但便捷的网上搜索是否会导致职业教育学生失去独立的阅读能力与思考能力,从而使得“中国智造”进一步沦陷为“中国制造”。


      其二,对于职业院校引入信息化设备的问题讨论不足。不少职业院校引进众多高科技、信息化和网络化的产品,但真正投入教学的较少,关于职业院校信息化设备的使用和管理亟待研究。另外,职业教育院校引进社会资本和企业资本的必要性、可行性以及引进渠道,包括如何才能发挥上述资本的最大价值,均需要有关人员进行专业化研究。


      在职业教育的国际视野上,澳大利亚TAFE模式为职业教育提供了一条连贯的多层级结构的职业教育上升模式,也为职业教育设置了完整的师资体系;德国学徒制使得职业教育学生在合同制的基础上能够取得学校理论教育和社会实践教育的双重进步;美国开放式社区职业教育培养了众多创新实用的职业技术技能人才。


      我国的职业教育必须面向国际,吸取国际职业教育的成功经验。但目前我国职业教育研究在国际化引入上呈现出较为混乱的局面,一味强调引入国外先进的教育模式却忽视了在引进吸收外国先进教育模式时应重点观照的文化语境、制度设计和机制建设等内核。显然,在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过程中,尚需进一步加大职业教育的国际化研究。